華府新聞日報:拿杵上座法會 高僧們出難題 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

華府新聞日報:拿杵上座法會 高僧們出難題 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



華府新聞日報

2020215A7新聞

 

拿杵上座法會  高僧們出難題  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

    前言:由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學佛修行要修暇滿殊勝海心髓和最勝菩提空行海心髓,諸惡莫做、眾善奉行,利益眾生,這才是正事,不贊成拿杵上座的考試,聖德們為了讓羌佛支持拿杵上座,就故意設了一個陷阱,請羌佛來觀禮,結果羌佛來了,就造成佛陀無法推託,只得出面解難。



    金剛大力王拿杵上座的標準是上超30段,為最高頂峰,也就是說歷史上無論什麼大力士王牌或等妙覺巨聖德上超30段,就是最高頂峰了,而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竟然單手拿起上超了56段的鎮殿金剛杵超過了13秒鐘,其重量是420磅,成為世界上史無前例的拿杵金剛大力王,聖德們說南無羌佛拿杵上座的紀錄是前無古人、也敢預言是後無來者真正佛陀的本質。



    這把鎮殿金剛杵存放在美國加州聖蹟寺,歡迎大家虔誠恭敬來拿這把鎮殿金剛杵,會給大家帶來吉祥殊勝的福音。



 

      (洛杉磯訊)202029日,在美國聖蹟寺大雄寶殿,舉行了一場檢測真假聖者道行法會——「拿杵上座」考試,目的是鑒別學佛修行人的實際道行證量對自身體質結構的改變程度。



      法會中,眾目睽睽之下,體重僅180多磅,今年88歲的開初教尊,用他三根手指頭已骨節折斷變形的右手,單手拿起了200磅金剛杵上基座,展顯了其上超十六段的聖力,遠超亞洲第一大力士,驚駭世人。



檢測真假聖者道行的法會「拿杵上座」考試現場 (攝影:楊慧君)
檢測真假聖者道行的法會「拿杵上座」考試現場 (攝影:楊慧君)



在報名考試的佛弟子們都上前單手提不起從一百八十磅起考的金剛杵失敗,已近九十的開初教尊竟然將之提起,甚至加碼到兩百磅亦依法懸提七秒過關,眾人驚嘆神力。圖中僧尼各司其職監考並紀錄考試結果。在報名考試的佛弟子們都上前單手提不起從一百八十磅起考的金剛杵失敗,已近九十的開初教尊竟然將之提起,甚至加碼到兩百磅亦依法懸提七秒過關,眾人驚嘆神力。圖中僧尼各司其職監考並紀錄考試結果。



年近90歲的聖僧開初教尊用他三根手指頭已骨節折斷變形的右手,單手拿起了200磅金剛杵上基座,展顯了其上超十六段的聖力,遠超亞洲第一大力士,驚駭世人。 (攝影:楊慧君)年近90歲的聖僧開初教尊用他三根手指頭已骨節折斷變形的右手,單手拿起了200磅金剛杵上基座,展顯了其上超十六段的聖力,遠超亞洲第一大力士,驚駭世人。 (攝影:楊慧君)





    (1)、開初教尊的如此聖力與世界大力士比如何? 



    據悉,有多人曾親眼目睹過,獲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師」金腰帶的亞洲大力士龍武201912月正式在西安「拿杵上座」,雖最終取得上超10段的成績,手指也被當場拉裂出血,總算奪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師金腰帶,但還是沒有拿到開初教尊初級聖者的段位。



    而體重350磅,36歲的「亞洲第一大力士」呂瀟,雖在201411月代表中國參加馬來西亞吉隆坡的「世界大力士」比賽,獲得全亞洲第一名,又於2017年遼寧春晚展顯神力,能拉 184噸火車前行20米遠,但是,20191227日,呂瀟在中國瀋陽正式「拿杵上座」,他也只是達到了在自身標準上上超了2段的成績,成為實力士,其功力與龍武大力士上超10段還差些,與開初教尊的聖力差距更大了。





 

    (2)、什麼是「拿杵上座」為什麼要舉行這樣的道行法會?為什麼整日進行重量訓練的專業大力士們,會不如一個打坐修行從不做重量訓練的修行人的體質體力呢?



    據瞭解,「拿杵上座」是佛教界鑒別真假佛法、真假聖者最直截了當的檢測器。



    自古以來,佛教界就有用此法直接檢查修行人道行證量的。要求被檢測的修行人,能單手把金剛杵提起懸空,在規定時間內放上基座,這種測試叫「拿杵上座」。



    是聖是凡,通過此測試,便一目了然!因為聖者與凡夫雖外表都是人的形象,但兩者體質成份,內質完全是兩碼事,相當於鳩鴿與鷹,雖外表都是鳥,但內質結構和力量天差地別,這是自然存在的差異。



    專業大力士每天訓練,經十幾二十年才成為體質超強的大力士,但並沒有本質的改變,改換不了其凡夫的體質功能。而修學了真佛法的聖者,其聖體質結構所生的聖體力量,必然是遠超大力士的體質和力量,斷然不是常人體質所能企及的,否則非聖。




    許多事實證明,即便是雙手能提千斤重的大力士,也無法單手將三百斤重的「上座杵」提起離地,只能是「望杵興嘆」。



    知道了聖凡有別,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從來沒有任何健身運動,沒有學過武術更沒做過任何重力訓練,平常只是修行打坐修法的文人——初級聖者開初教尊,能用一隻帶有舊傷的單手,輕鬆拿起了金剛杵上超16段,懸空念咒7懸浮7奪標,而亞洲第一大力士呂瀟卻不如年近90的開初教尊,因為聖凡的體質機能有別。



    依照「拿杵上座」測試法規,每個人參考者依其各自年齡體重而有各自的達標標準,達到此重量標準稱為「康體士」。



    「康體士」以上為上超,上超的共有30個段位;「康體士」以下為下降,下降的有5個級別。



    法規規定:初級聖德能在自身達標基礎上,上超12段至19段;上超2025段為中級聖德;上超2629段為大聖德,上超到最高頂峰30段是「金剛大力王」巨聖德。




    常規來說,常人中力氣大的男士想上超兩三段都很困難;國家級大力士能上超到9段;世界大力士上超到10段就再加不上去了。



    比如:獲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師」金腰帶的大力士龍武,手指拉裂出血了,也只有考到上超10段的成績。但高齡近90歲的開初教尊卻能取得上超16段的成績,證明了開初教尊是得道初級聖者的超凡體質體力!這就是聖凡之別。






 

    (3)親眼目睹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無聖可比的聖力之舉



    29日的「拿杵上座」道行法會上,與會大眾還有幸目睹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無聖可比的聖力之舉。



    那天,聖蹟寺大雄寶殿有一柄420磅重的巨大金剛杵,是前兩天聖德們在這裡開法會時放上法台金階的。特別是這個「鎮殿金剛杵」無論是「上金階」或「離聖座」,只能是已達到上超30段頂峰重量的巨聖德才拉得起,世界上從未有人能將其撼動過分毫,此等級重量會把常人的筋骨、肌肉都拉到破裂,骨節垮架的。



    法義規定,「鎮殿金剛杵」放在金階上時,若取不下金階,則不可啟動大殿活動,自然不可在壇城「拿杵上座」考試,絕不可啟用金剛勾去拿杵,否則犯律規。



    如何是好?大家面面相覷,極度擔憂。所有力氣大的人都上去請這柄巨杵下金階,任他們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提拉,也無人能單手將該杵拉動絲毫,更別說拉離聖座了。法會無法開始。



    正好當天H.H.第三世多杰羌佛被恭請觀禮法會。於是,大眾恭請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解難。



    南無羌佛說:「我本來就不贊同你們這項考科,考了半天也是常規之人,有幾個是初級聖者?不是聖者,上超十幾段都不可能!是誰把這杵放到金階上的,就讓誰把它取下來。」




    法師們說是一位聖僧拿上去的。南無羌佛說:「這完全是胡鬧,這不是故意刁難嗎?明明知道你們今天要考試,還故意設一個難關在這兒!讓他給拿下來!」法師說聖僧昨天就到外州弘法去了。



    無奈,羌佛只得登上法台,說:「我不是來上杵參與你們活動的,只是幫個忙。試試看吧,能不能幫你們把杵提下來還不知道。」



    說完,只見南無羌佛走到「鎮殿金剛杵」面前,單手把這個重達420磅的「鎮殿金剛杵」提起懸空聖座13秒,遠遠超過法義規定的7秒鐘,依法取出了金階。



    當下弟子們無比震驚,想不到這個連體重三百多磅的世界大力士都絲毫拿不動的420磅重的「鎮殿金剛杵」,卻被體重只有一百多磅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單手拿起。 若按段位算,則是上超了五十六段,創下了世界史無前聖的最高紀錄!如此聖體質聖體力,在地球上還沒有出現過!



    「鎮殿金剛杵」雖被請下了金階,但又有新難題。地面金階上還有一柄280磅重的考試杵,也要提下金階才能啟動考試法會。其實大家知道,連亞洲三十多億人中的大力士冠軍,都沒有達到這個拿杵上座紀錄,現場哪有人能單手將這柄杵請下金階呢?在場所有大力士都無能為力。最後還是由南無羌佛單手提起這個金剛杵取下金階解難後,應試法會總算正式啟動了。




    應考前,大眾不僅有幸見識到南無羌佛的聖力之舉,更意外驚喜地發現,原來,南無羌佛的返老回春,不只是外表的年輕,而內質也與之同等,勝於年輕人的青春質地因數太多倍了!



    羌佛弟子,世界佛教總部的開初教尊說:「我敢在此斷言,除了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此聖力,這世界上任何法王任何大活佛大法師都別想提起「鎮殿金剛杵」分毫!休想打破佛陀創立的上超56段的紀錄!」



    事實就是如此。如此大的聖力,除了佛陀的本質,這個世界還有誰能做得到呢?不論信或不信,服或不服,事實就擺在面前,沒有任何技巧花招可用,就是直截了當提起實際的重量。除了驚嘆認可道行高深,還能說什麼呢?



    佛教歷史一直以來處於模稜兩可的玄乎空論,通過「拿杵上座」測試總算打開了樞紐,亮出了實質的真相!




    真佛法實顯道行,假佛法空說理論。

 

撰稿/卓瓦貢波

現場公證/蔡曉薇律師















華府新聞日報 – A7_2-15-2020_拿杵上座法會  高僧們出難題  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 PDF

華府新聞日報:拿杵上座法會 高僧們出難題 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

華府新聞日報:拿杵上座法會 高僧們出難題 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

華府新聞日報

2020215A7新聞

 

拿杵上座法會  高僧們出難題  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

    前言:由於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學佛修行要修暇滿殊勝海心髓和最勝菩提空行海心髓,諸惡莫做、眾善奉行,利益眾生,這才是正事,不贊成拿杵上座的考試,聖德們為了讓羌佛支持拿杵上座,就故意設了一個陷阱,請羌佛來觀禮,結果羌佛來了,就造成佛陀無法推託,只得出面解難。

    金剛大力王拿杵上座的標準是上超30段,為最高頂峰,也就是說歷史上無論什麼大力士王牌或等妙覺巨聖德上超30段,就是最高頂峰了,而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竟然單手拿起上超了56段的鎮殿金剛杵超過了13秒鐘,其重量是420磅,成為世界上史無前例的拿杵金剛大力王,聖德們說南無羌佛拿杵上座的紀錄是前無古人、也敢預言是後無來者真正佛陀的本質。

    這把鎮殿金剛杵存放在美國加州聖蹟寺,歡迎大家虔誠恭敬來拿這把鎮殿金剛杵,會給大家帶來吉祥殊勝的福音。

(洛杉磯訊)2020年2月9日,在美國聖蹟寺大雄寶殿,舉行了一場檢測真假聖者道行法會——「拿杵上座」考試,目的是鑒別學佛修行人的實際道行證量對自身體質結構的改變程度。

法會中,眾目睽睽之下,體重僅180多磅,今年88歲的開初教尊,用他三根手指頭已骨節折斷變形的右手,單手拿起了200磅金剛杵上基座,展顯了其上超十六段的聖力,遠超亞洲第一大力士,驚駭世人。

檢測真假聖者道行的法會「拿杵上座」考試現場 (攝影:楊慧君)
檢測真假聖者道行的法會「拿杵上座」考試現場 (攝影:楊慧君)
在報名考試的佛弟子們都上前單手提不起從一百八十磅起考的金剛杵失敗,已近九十的開初教尊竟然將之提起,甚至加碼到兩百磅亦依法懸提七秒過關,眾人驚嘆神力。圖中僧尼各司其職監考並紀錄考試結果。
在報名考試的佛弟子們都上前單手提不起從一百八十磅起考的金剛杵失敗,已近九十的開初教尊竟然將之提起,甚至加碼到兩百磅亦依法懸提七秒過關,眾人驚嘆神力。圖中僧尼各司其職監考並紀錄考試結果。
年近90歲的聖僧開初教尊用他三根手指頭已骨節折斷變形的右手,單手拿起了200磅金剛杵上基座,展顯了其上超十六段的聖力,遠超亞洲第一大力士,驚駭世人。 (攝影:楊慧君)
年近90歲的聖僧開初教尊用他三根手指頭已骨節折斷變形的右手,單手拿起了200磅金剛杵上基座,展顯了其上超十六段的聖力,遠超亞洲第一大力士,驚駭世人。 (攝影:楊慧君)

(1)、開初教尊的如此聖力與世界大力士比如何?

據悉,有多人曾親眼目睹過,獲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師」金腰帶的亞洲大力士龍武2019年12月正式在西安「拿杵上座」,雖最終取得上超10段的成績,手指也被當場拉裂出血,總算奪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師金腰帶,但還是沒有拿到開初教尊初級聖者的段位。

而體重350磅,36歲的「亞洲第一大力士」呂瀟,雖在2014年11月代表中國參加馬來西亞吉隆坡的「世界大力士」比賽,獲得全亞洲第一名,又於2017年遼寧春晚展顯神力,能拉 184噸火車前行20米遠,但是,2019年12月27日,呂瀟在中國瀋陽正式「拿杵上座」,他也只是達到了在自身標準上上超了2段的成績,成為實力士,其功力與龍武大力士上超10段還差些,與開初教尊的聖力差距更大了。

(2)、什麼是「拿杵上座」? 為什麼要舉行這樣的道行法會?為什麼整日進行重量訓練的專業大力士們,會不如一個打坐修行從不做重量訓練的修行人的體質體力呢?

據瞭解,「拿杵上座」是佛教界鑒別真假佛法、真假聖者最直截了當的檢測器。

自古以來,佛教界就有用此法直接檢查修行人道行證量的。要求被檢測的修行人,能單手把金剛杵提起懸空,在規定時間內放上基座,這種測試叫「拿杵上座」。

是聖是凡,通過此測試,便一目了然!因為聖者與凡夫雖外表都是人的形象,但兩者體質成份,內質完全是兩碼事,相當於鳩鴿與鷹,雖外表都是鳥,但內質結構和力量天差地別,這是自然存在的差異。

專業大力士每天訓練,經十幾二十年才成為體質超強的大力士,但並沒有本質的改變,改換不了其凡夫的體質功能。而修學了真佛法的聖者,其聖體質結構所生發的聖體力量,必然是遠超大力士的體質和力量,斷然不是常人體質所能企及的,否則非聖。

許多事實證明,即便是雙手能提千斤重的大力士,也無法單手將三百斤重的「上座杵」提起離地,只能是「望杵興嘆」。

知道了聖凡有別,也就不難理解,為什麼從來沒有任何健身運動,沒有學過武術更沒做過任何重力訓練,平常只是修行打坐修法的文人——初級聖者開初教尊,能用一隻帶有舊傷的單手,輕鬆拿起了金剛杵上超16段,懸空念咒7聲懸浮7秒奪標,而亞洲第一大力士呂瀟卻不如年近90的開初教尊,因為聖凡的體質機能有別。

    依照「拿杵上座」測試法規,每個人參考者依其各自年齡體重而有各自的達標標準,達到此重量標準稱為「康體士」。

「康體士」以上為上超,上超的共有30個段位;「康體士」以下為下降,下降的有5個級別。

法規規定:初級聖德能在自身達標基礎上,上超12段至19段;上超20至25段為中級聖德;上超26至29段為大聖德,上超到最高頂峰30段是「金剛大力王」巨聖德。

常規來說,常人中力氣大的男士想上超兩三段都很困難;國家級大力士能上超到9段;世界大力士上超到10段就再加不上去了。

比如:獲得「世界大力士大力宗師」金腰帶的大力士龍武,手指拉裂出血了,也只有考到上超10段的成績。但高齡近90歲的開初教尊卻能取得上超16段的成績,證明了開初教尊是得道初級聖者的超凡體質體力!這就是聖凡之別。

(3)親眼目睹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無聖可比的聖力之舉

    在2月9日的「拿杵上座」道行法會上,與會大眾還有幸目睹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無聖可比的聖力之舉。

那天,聖蹟寺大雄寶殿有一柄420磅重的巨大金剛杵,是前兩天聖德們在這裡開法會時放上法台金階的。特別是這個「鎮殿金剛杵」無論是「上金階」或「離聖座」,只能是已達到上超30段頂峰重量的巨聖德才拉得起,世界上從未有人能將其撼動過分毫,此等級重量會把常人的筋骨、肌肉都拉到破裂,骨節垮架的。

法義規定,「鎮殿金剛杵」放在金階上時,若取不下金階,則不可啟動大殿活動,自然不可在壇城「拿杵上座」考試,絕不可啟用金剛勾去拿杵,否則犯律規。

如何是好?大家面面相覷,極度擔憂。所有力氣大的人都上去請這柄巨杵下金階,任他們用盡九牛二虎之力提拉,也無人能單手將該杵拉動絲毫,更別說拉離聖座了。法會無法開始。

正好當天H.H.第三世多杰羌佛被恭請觀禮法會。於是,大眾恭請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解難。

南無羌佛說:「我本來就不贊同你們這項考科,考了半天也是常規之人,有幾個是初級聖者?不是聖者,上超十幾段都不可能!是誰把這杵放到金階上的,就讓誰把它取下來。」

法師們說是一位聖僧拿上去的。南無羌佛說:「這完全是胡鬧,這不是故意刁難嗎?明明知道你們今天要考試,還故意設一個難關在這兒!讓他給拿下來!」法師說聖僧昨天就到外州弘法去了。

無奈,羌佛只得登上法台,說:「我不是來上杵參與你們活動的,只是幫個忙。試試看吧,能不能幫你們把杵提下來還不知道。」

說完,只見南無羌佛走到「鎮殿金剛杵」面前,單手把這個重達420磅的「鎮殿金剛杵」提起懸空聖座13秒,遠遠超過法義規定的7秒鐘,依法取出了金階。

當下弟子們無比震驚,想不到這個連體重三百多磅的世界大力士都絲毫拿不動的420磅重的「鎮殿金剛杵」,卻被體重只有一百多磅的H.H.第三世多杰羌佛,單手拿起。 若按段位算,則是上超了五十六段,創下了世界史無前聖的最高紀錄!如此聖體質聖體力,在地球上還沒有出現過!

「鎮殿金剛杵」雖被請下了金階,但又有新難題。地面金階上還有一柄280磅重的考試杵,也要提下金階才能啟動考試法會。其實大家知道,連亞洲三十多億人中的大力士冠軍,都沒有達到這個拿杵上座紀錄,現場哪有人能單手將這柄杵請下金階呢?在場所有大力士都無能為力。最後還是由南無羌佛單手提起這個金剛杵取下金階解難後,應試法會總算正式啟動了。

應考前,大眾不僅有幸見識到南無羌佛的聖力之舉,更意外驚喜地發現,原來,南無羌佛的返老回春,不只是外表的年輕,而內質也與之同等,勝於年輕人的青春質地因數太多倍了!

羌佛弟子,世界佛教總部的開初教尊說:「我敢在此斷言,除了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有此聖力,這世界上任何法王任何大活佛大法師都別想提起「鎮殿金剛杵」分毫!休想打破佛陀創立的上超56段的紀錄!」

事實就是如此。如此大的聖力,除了佛陀的本質,這個世界還有誰能做得到呢?不論信或不信,服或不服,事實就擺在面前,沒有任何技巧花招可用,就是直截了當提起實際的重量。除了驚嘆認可道行高深,還能說什麼呢?

佛教歷史一直以來處於模稜兩可的玄乎空論,通過「拿杵上座」測試總算打開了樞紐,亮出了實質的真相!

真佛法實顯道行,假佛法空說理論。

撰稿/卓瓦貢波

現場公證/蔡曉薇律師

s_華府新聞日報-A7_2-15-2020_拿杵上座法會-高僧們出難題-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

華府新聞日報 – A7_2-15-2020_拿杵上座法會 高僧們出難題 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PDF

華府新聞日報_拿杵上座法會 高僧們出難題 羌佛解難單手提懸420磅金剛杵_2-15-2020 PDF

此文章鏈接:https://hzsmails.org/2020/02/%e8%8f%af%e5%ba%9c%e6%96%b0%e8%81%9e%e6%97%a5%e5%a0%b1%ef%bc%9a%e6%8b%bf%e6%9d%b5%e4%b8%8a%e5%ba%a7%e6%b3%95%e6%9c%83-%e9%ab%98%e5%83%a7%e5%80%91%e5%87%ba%e9%9b%a3%e9%a1%8c-%e7%be%8c%e4%bd%9b%e8%a7%a3/

#第三世多杰羌佛 #多杰羌佛第三世 #義雲高大師 #開初教尊 #吕潇  #龍武

接引媽媽學佛

接引媽媽學佛

多杰羌佛

 

接引媽媽學佛

  我的媽媽安排2018年6月22日要開刀做白內障手術,開刀的前二週,先向師父求了一顆黑寶丸要給媽媽服用,但是因為剛好遇到參加美國行程的飛機,於是選擇回國後再請回家給媽媽服用。原本老人家覺得開完刀了,應該不用再吃了,我跟她解釋那是師父要幫忙她的,於是誦完了108遍的《六字大明咒》後,媽媽便服下了。

怎麼樣慈悲面對眾生?——恭聞三盤法音的省思

怎麼樣慈悲面對眾生?

——恭聞三盤法音的省思
 
 
 以前恭聞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法《你明信因果嗎?》這盤法音,知道我們人類與其他的眾生雖然四大結成之體外表有大小不同,但一樣都是有靈知心識,而靈知心識是無大小之分的,只能說意識思想判別有鈍利而已。聽聞這盤法音後,啟發了我對有情眾生更深入的理解與情感,我感覺到與各種小動物們多了一層莫名的親近感,自然也就不敢輕賤乃至於傷害牠們的生命。
 
  由於工作的關係,我常須騎車奔行於大街小巷,甚至山間小路,經常看見鳥類、老鼠、蝸牛等受傷或橫死於路中,我會用隨身攜帶的紙袋,將之包覆置於路旁花叢草堆中或掩埋,並念超度咒或心經回向。然而捫心自問,當下我的心態真的是慈悲嗎?雖曾一時悲憫,但與其說是慈悲,不如說是若不那麼作,自覺心中有愧。因為自己時不時的還會以人為本位的意識型態去對待動物們,於是對生活周遭惱人的蟑螂、螞蟻等,便頗不樂見牠們的出現,雖不敢害之,但在驅趕時,還是會無意的傷害到牠們,雖然當下會難受地口唸「阿彌陀佛」,其實心裡並未太掛意牠們,更不用說有悲心了。
 
 
 
  在《重要的課(不輕易灌頂傳法)》這盤法音中,佛陀師父說到佛法的加持力無可限量,說有一天佛母倒水燙到了十幾二十隻螞蟻,心如刀絞,急切的請佛陀師父救這些螞蟻,在佛陀師父及佛母一起盡力修起死迴生法後,那些已被燙死的螞蟻一隻一隻的又活起來了,僅剩下三隻没有活,在繼續修法後,其中兩隻也復活了,佛陀師父還用放大鏡去看牠們的情況,最後剩下一隻肚破腸流的螞蟻,佛陀師父與佛母仍不肯放棄,繼續修法,過了十幾分鐘後,螞蟻的腸子就收進肚子,也活過來了,全部被燙到的螞蟻没有一隻死掉。
 
  先不說佛法這種起死迴生的力量,單說在現實生活中,就很難找到有人如佛陀師父與佛母那般慈悲對待細如螞蟻的眾生,聽起來很不可思議,卻如當頭棒喝一般,重重的警醒了那些自以為已明信因果的愚夫如我,我們怕傷害眾生而落入因果業報,說到底主要還是自我保護避免造黑業的心理,並不是真正如佛菩薩視眾生為多生累劫的父母而發大悲菩提心去救度,以致在驅趕蟑螂、螞蟻的過程中,只想方便行事,有意無意之間傷害了牠們,造下了黑業而不自知。
 
  事隔多年漸漸淡忘這個警惕後,在近期的法音《怎麼樣慈悲面對眾生,才能成為聖者?》裡,佛陀師父指出一位仁波切在處理木造家房掃除過程中,傷害了一些白蟻,其所造下的黑業致使道力退失,這是活生生的公案啊!這位修持很好並建立很多功德的仁波切,還會因一時不夠經心,傷害了眾生而招致道力退減,粗陋如我等,造的罪業更不知幾許,在學佛路上卻還在心存僥倖,不是慚愧而已,亦是害怕!
 
  未能有真正視一切眾生平等的慈悲心,追本溯源,還是在於没有奉行佛陀師父的教誨。佛陀師父說法《什麼叫修行》中的七支大悲我母菩提心法第一支——「知母:了徹三界六道眾生無始以來於輪迴轉折中皆我父母。」如若不然,是很難真正落實慈、悲、喜、捨四無量心的修持。佛陀師父教導我們修四無量心須從捨無量心起修,若不先修捨心,而去修慈心、悲心,修出來將成為片面的有怨親分別的慈悲心,是不完整的。
 
  所謂的捨無量心就是平等的觀念,對一切眾生都平等相待,這才是真正的捨無量心。捨心修好之後,就轉入知母、念恩、報恩的慈無量心等修法。這樣,對所有的眾生就能生起平等的慈悲心了。為什麼?因為我們對親眷或喜歡的人會生起慈悲心,但對仇家或怨懟的人就發瞋恨心,不易施以慈悲,甚至還會幸災樂禍,可見未修平等捨心,修慈、悲、喜無量心就如在浮土上築高樓,基礎不堅實而無從修起。
 
  但在現實生活中,莫說是要對貓、狗、蟑螂、老鼠、螞蟻等動物,視為多生累劫的親人,即便是對人,亦會有親疏、喜惡之別,實在很難將一個路人或怨敵視為過去世的父母。細細體察,要修好知母法門,生起知母之心,對凡夫如我等豈是易事,難怪古德說,知母較勝解空性尤難,可見修知母之難。
 
  所幸,上師去年回台時慈悲宣示,指引了我們一個道理。上師指出,大家不了解一個事實,那就是我們與眾生的關係,時間拉長來看是怨親不定的。他現在傷害我,對我不好,但過去世肯定曾做過我的父母,做我父母時對我很好,有恩於我;而現在對我很好的人,他很有可能以後會反目成仇,千方百計地傷害我。事實就是這樣,所謂仇人與親人,根本就是無常的,我們用狹隘的眼光去看短窄的範圍,便認定誰是我的仇人、誰是我的親人?於仇生恨,於親生愛;因為我們的錯誤認識,所以就產生了不正常的貪瞋。雖然眾生對我們有利有害,但對於有害的這一部分,我們應不記前嫌,我們要多看眾生的好處,只著重有利的一面,依照知母、念恩、報恩去修慈悲心。
 
  是啊!多去看眾生好的地方,才不會有那麼多的分別心,進而謙卑平等的看待有情眾生,自己不高慢了,才可能有慈悲,真是一語道破!怨親不定的道理,既是理論,也是修法,正是我需要好好學習的功課。感恩上師指點,我會時常放在心上提醒自己的!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南無釋迦牟尼佛!
 
  南無阿彌陀佛!
 
佛弟子 索朗彭措
2019923
 
轉載自:佛教正法中心